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2023年12月27日刊发题为《2024年世界面临的重大风险》的文章,作者是弗丽达·吉蒂斯。意昂体育编译全文摘编如下:

每一年都重要,每一年都关键,每一年都带来意外,或好或坏。但我们无法摆脱世界站在悬崖边上的感觉。2024年,我们要么向前迈一步,颠覆世界秩序;要么后退一步,回到某种“常态”。

毫无疑问,美国大选是如今全球担忧的主要问题之一。我已经记不清在最近的旅行中有多少人对我说,他们对美国人可能把前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送回白宫感到多么担心、多么困惑。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杂志甚至宣布“2024年,特朗普对世界构成最大威胁”,称他是笼罩在所有人头上的阴影。

此次选举将确定,特朗普混乱的总统任期只是美国历史的偶然,抑或拜登的总统任期只是美国陷入专制孤立主义过程中的四年暂停。答案将在全球产生重大影响。

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几乎肯定会在多条战线上更加极端。这位前总统发誓要利用司法部报复政治对手,破坏美国的制度和民主,尝试独裁。

特朗普已经说得够多,美国的盟友和对手都明白特朗普2.0任期的风险。他的表态也让美国的盟友质疑,如果特朗普重新执政,华盛顿还有多强的意愿保卫它们。

特朗普已经宣布,他如果当选,将在24小时内结束乌克兰战争。他质疑美国是否应该保卫韩国,并暗示日韩等国应该获得核武器自卫。

有关乌克兰的言论无疑引起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注意。特朗普不喜欢批评普京,甚至在他包围乌克兰之后有时候还称赞他。

欧盟外交负责人何塞普·博雷利说,普京不会满足于在乌克兰取得有限胜利,“尤其是在美国大选前,因为大选可能给他带来有利得多的局面”。换句话说,普京将继续进攻,希望特朗普获胜能打乱华盛顿对基辅的支持,帮助俄罗斯取得对乌克兰的全面胜利。

曾经被莫斯科掌控的国家和其他人已经警告,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获胜,普京可能会看到一条重新夺回苏联其他组成部分的道路,也许会试图征服小小的摩尔多瓦,甚至现在是北约成员的波罗的海国家。

北约本应保卫所有成员国,但特朗普已经令人质疑美国是否会帮助某个被敌人围困的盟友。尽管最近两党一致通过一项法案,禁止总统未经国会批准单方面让美国退出北约,但总统在应对全球军事挑战方面仍有很大自由。

在如今的危机中,我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种情况。拜登下令美国军舰前往地中海和红海,以阻止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战争扩大——这场冲突已经有可能发展为地区冲突。

这还会引发全球动荡。不管美国治下的和平有多大缺陷,其终结都会促使更多中等规模的国家拿起武器对付敌手。

如果拜登连任,恢复全球稳定的可能性就大得多。但这远远不能保证。

事实上,即将举行大选的国家还有几十个,包括墨西哥、印度、印度尼西亚、俄罗斯和英国等重要国家。有些国家的选举结果预先注定,但其他一些选举可能预示未来几年的新方向。

谁制造了伊朗连环爆炸?专家:以色列从战略战术上似乎无动机

(来源: 编译/意昂体育

Categories:

Tags:

2 Response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